世界语在中国
logo_6
 
世界语在中国
Esperanto en Ĉinio
世界语大约在清朝末年传入我国,至今已有100多年。由于它能入乡随俗,同我国的进步文化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相结合,所以很快在我国扎下了根。新中国建立后,它又服务于对外宣传事业以及中外文化交流,取得的成绩超过旧中国任何一个时期。由于得到党和政府的支持,加上改革开放的良好环境,世界语在中国不断的发展。

大约在二十世纪初,世界语便由俄国、日本和西欧三个渠道传入我国。经商的俄国人首先把它带到哈尔滨,在这之后,另一位俄国人于1905年在上海开办了一个世界语讲习班。陆式楷等人参加了学习。学成之后陆式楷在上海开办夜校,使世界语逐步从上海传到全国;在日本学习的中国留学生刘师培、张继等人向无政府主义者大杉荣先生学习世界语,他们回国后,一面鼓吹无政府主义,一面在上海创办世界语传习所,推广世界语;留学法国的华南圭、吴稚晖、褚民谊、许论博等人,以及留学英国的杨曾诰先生,也学习了世界语,并创办《世界语科学文学》杂志和《新世纪》周刊,宣传、推广世界语。

在中国,提倡世界语的有胡愈之、陈原、叶君健、叶籁士等著名人物,还有鲁迅、巴金、冰心、王鲁彦、楚图南等诸多作家,学者也站在支持世界语的行列:蔡元培在德国自学世界语,回国后在他担任国家教育总长和北大校长期间为推广世界语采取了很多重要举措。在日本学习过世界语的鲁迅也一直支持世界语在中国的学习和推广。周作人《现代小说译丛》中的七篇波兰小说都是从世界语翻译的版本 《Pola Antologio》(《波兰文选》)转译的。 


1929 年巴金(后排左一)与上海世界语学会的负责人和奥地利世界语者 Ebner( 前排右二 ) 的合影。
Bakin (Ba Jin, la 1-a de maldekstre en la posta vico) kaj estraranoj de la Ŝanhaja Esperanta Asocio kun aŭstra esperantisto Ebner (la dua de dekstre en la unua vico).

随着世界语在中国逐步传播开来,它很快便作为知识分子接触新思想的工具,成为了中外文化和新思想的桥梁:在“五·四”运动中,知识分子提出,要把世界上弱小民族的文学介绍到中国来。但弱小民族的语言和文字 同样也是弱小的,国内懂得的人几乎没有,所以他们没有办法直接把这些弱小民族的文学直译成中文。这时候世界语就起了重要的作用。这些民族文学大多有世界语版,于是中国世界语者就把找到这些作品的世界语版并把它们转译成中文,从而填补了这一空白。此外,一些重要著作,如《共产党宣言》,一开始也是世界语译本先传入中国的。中国的一些文学作品也被译成世界语,介绍到各国去……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版的从世界语译成中文的部分外国文艺作品。
Parto de la alilandaj literaturaĵoj ĉinigitaj pere de Esperanto eldonitaj dum la tridekaj kaj kvardekaj jaroj de la pasinta jarcento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版的部分文艺作品。
Parto de la Esperantaj libroj eldonitaj dum la tridekaj kaj kvardekaj jaroj de la pasinta jarcento

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世界语者认识到,用世界语为中国的民族解放服务,才能真正赢得和平,只有在和平的条件下才能发展世界语运动。1933 年共产党领导下的左翼世界语者联盟(简称“语联”)的同志提出“为中国的解放而用世界语”,为这一时期的世界语运动指明了方向。该组织培养的部分青年世界语者随后奔赴延安或解放区成为革命力量; 其开办的世界语书店进口了许多世界语版革命书籍(《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列宁主义基础》以及高尔基的《我怎样学习》等),为国内世界语者开辟了一条接触革命思想的渠道。该组织的机关刊物《中国无产阶级世界语通讯新闻稿》用世界语将中国苏区、中国工农红军、中国革命斗争以及抗日救亡运动的情况传递到国外,在对外报道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 世纪 30 年代初期和中期,由于国民党政府执行“攘外必 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对外实行新闻封锁,因此国外很难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 所以这份世界语通讯稿相当受欢迎。它的一些稿件不仅被转载在国外的世界语刊物上,而且还被当地世界语者译成本国文字,刊登在各国报刊上,例如德国共产党的机关刊《红旗》,法国共产党的机关刊《人道报》以及苏联的一些地方报纸。日本左翼世界语者同盟的同志也把它的一些重要文章译成日文,油印成单页在劳动群众中散发。 当时的中国世界语者还通过《远东使者》《东方呼声》和《中国报导》等刊物向世界各国报道日本侵略者的暴行,得到了各国世界语者的同情。他们通过转译中 国世界语刊物文章、举办抗战展览或举行各种集会来声援中国人民的正义战争。 这些刊物中《中国报导》出版时间最长 (6 年),发行最广(63 个国家),影响最大 (在 850 个城市有自己的读者)。 

在抗日战争中,日本知名世界语作家绿川英子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从事对日宣传工作,受到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的称赞,周恩来对绿川英子说:“日本军国主义把你称为‘娇声卖国贼’,其实你是日本人民忠实的好女儿,中国人民的忠诚战友,真正的爱国主义者。”郭沫若也亲笔为绿川英子题诗相赠:“茫茫四野弥黮暗,历历群星丽九天。映雪终嫌光太远,照书还喜一灯妍。”抗战胜利后,绿川英子又转战东北解放区,后因小产而不幸去世。1983年佳木斯人民政府为纪念她,专门为她和她的丈夫刘仁建立了合塚墓。

中国留学生刘仁与日本世界语者绿川英子,两人后来结为夫妻。
Ĉina studento Liu Ren kaj japana esperantistino Verda Majo geedziĝis en Japanio.


绿川英子被日本的报纸骂为“娇声卖国贼” 
Japana gazeto, kiu riproĉas Verdan Majon kiel "koketvoĉan naciperfidulinon"


郭沫若先生为绿川英子题写的诗 
Manuskripto de poemo de Guo Moruo por Verda Majo

在旧中国世界语运动虽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由于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和连绵的国内战争,使之屡遭打击,有一段时间几乎完全停摆。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权的建立为世界语在我国的传播创造了从未有过的好条件。以胡愈之、叶籁士为首的一批世界语者首先在北京和上海恢复了世界语活动,在他们的倡导下,于1950年5月创办了世界语对外宣传刊物《中国报道》。它是我国用世界语进行对外报道的图文并茂的刊物,在它存在的50年间,它用生动的形式全面介绍了中国的历史、经济建设、传统文化、文学艺术和人民生活,特别报道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在各个领域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受到国际世界语界的赞誉。2000年创办的《中国报道》世界语网络版继承了印刷版的好传统,并发挥了网络的优势,更加全面报道了中国所发生的重大事件。于1982年成立的中国世界语出版社更是用世界语出版了许多有价值的书。这对于各国世界语者全面了解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和历史,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它出版的近200种图书中,下列图书尤其受到读者的称赞:《中华五千年》《中国近代史题话》《中国小百科》《中国四十景》《中国医药史话》《中国陶瓷史话》《中国古代科学家》《中国少数民族婚俗》《周恩来传略》《中国古代诗歌选译》《中国古代短篇小说选》《中国文学作品选集》(1919-1979)《中国民间文学》丛书《鲁迅小说集》《红楼梦》《聊斋志异》《论语》《家》《寒夜》《日出》《雷雨》《虎符》《骆驼祥子》《山村》以及部分商业、科技英世汉对照词典。   


1950 年出版的《中国报道》创刊号。
La unua numero de El Popola Ĉinio eldonita en 1950

次年3月,建立了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世界语协会是在老会长胡愈之的领导下,向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请示汇报工作,并得到有关领导胡乔木、郭沫若、阳翰笙、廖承志等同志的支持下才得以建立的。中国人民大学在校长吴玉章的提倡还开设了世界语班。1963年7月,“世界语对外宣传工作汇报展览”在北京开幕,陈毅副总理和各界知名人士参观了这个展览,一致肯定世界语在宣传新中国,促进各国人民对中国的了解方面的价值。在随后召开的全国第一次世界语工作座谈会上,陈毅副总理赞扬了世界语工作取得的成绩,表示政府今后将要更加重视世界语工作,他还倡议在北京召开一次国际世界语大会,这对全国世界语者是一个很大的鼓舞。 在陈毅副总理的关怀和支持下,高教部批准在北京举办世界语教师培训班,为11所大学培养了教师,使这些大学开设了世界语课。高教部还从全国几所大学调来一批学生学习世界语,培养了一批世界语的专职干部。1964年12月,中国对外广播开辟了世界语节目,受到各国世界语者的欢迎。值得一提的是,高教部还下达文件,规定凡具备条件的学校可以开设世界语选修课,世界语也可以作为第二外语科目。在我国政府的支持下,一批大中城市,北自哈尔滨,南到广州,东自上海,西到成都,都纷纷建立了世界语组织,并定期开展活动。至此,我国世界语运动获得了全面的复兴。


1951 年 3 月 11 日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宣告成立, 会后与会者合影。
En la 11-a de marto 1951, fondiĝis la Ĉina Esperanto- Ligo. Jen partoprenantoj de la fonda kunveno.


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成立六十周年座谈会

但好景不长,在十年“文革”动乱中,世界语活动同一切进步文化活动一样,受到了重创。但在七十年代末期,特别改革开放后,我国世界语运动的航船又鼓起风帆,破浪前进。1979年秋天,在北京召开了第二次全国世界语座谈会。会议肯定了建国以来我国世界语工作取得的成绩,但同时也总结了经验教训,确定了新时期世界语工作的任务。以世界语为我国的改革开放服务,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世界和平服务,增进世界对中国的了解,促进我国同各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为我国世界语者奋斗的目标。从此,我国世运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1981年12月,楚图南、胡愈之、巴金、谢冰心、白寿彝、叶圣陶、夏衍等知名人士发起的中国世界语之友会成立。130多位各界知名人士、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加入了这个赞助世界语的组织,因此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除贵州和西藏外的各省、市、自治区都相继成立了世界语协会,包括大部分省的省会和主要中心城市在内的140多个城市也建立了世界语组织。全国性的科技、医学、铁路、教师、集邮、围棋等专业性的世界语组织也陆续出现。这些组织成立后,积极开展世界语的宣传、推广工作,他们或者办刊办报,举办世界语班和开展函授教学,或者举办世界语学术研讨会、世界语展览、世界语夏令周,在全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这种形势在中国世界语运动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1981 年 12 月中国世界语之友会成立大会现场
Kunveno por fondo de la Ĉina Societo de Amikoj de Esperanto en decembro 1981

在发展国内运动的同时,我国也开始加强与国际世界语协会的联系。1980年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加入国际世协,成为它的团体会员;20多年来,我国每年都派代表出席一年一度的国际世界语大会。有时还派代表出席日本、韩国、南斯拉夫国内世界语会议和太平洋地区以及亚洲世界语大会。在大会期间,广交朋友,增进同各国世界语者的友谊。在此期间,国际世协和日本、韩国、越南、俄罗斯世界语组织的负责人也多次访问中国。数十个中国城市的世界语协会和组织也同各国的一些城市的世界语组织建立了经常性的联系。铁路、医学、教师、商业、集邮等专业世界语组织和青年世界语组织,也同相应的国际组织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中国世界语运动已融入国际世界语大家庭:1986年在北京召开的第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是欧洲以外参加人数最多,也是最成功的一届国际大会,受到与会者的称赞;1992年在青岛举行的第5届太平洋地区世界语大会和1996年在上海举行的第1届亚洲世界语大会也取得成功,证明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实力。中国世界语运动的迅速崛起,受到国际世界语界的注目,鉴于中国人口众多,中国日益强大,在国际事务中享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国际世协非常重视中国世界语运动的发展。他们高度赞扬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在支持世界语事业上的重视程度,热烈祝贺中国世界语运动所取得的成绩。1983年国际世协授予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流动奖杯——费恩杯,以表彰中国世界语运动多年来的工作成果。同时国际世协相继选举巴金、胡愈之、陈原为国际世界语协会荣誉监护委员会委员,选举李士俊、谢玉明为国际世界语学院院士。这些都反映了我国在国际世界语界的地位不断地得到提高。为了推动新世纪的国际世界语运动,国际世协决定2004年第89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在北京举行,这一举措无疑会为我国的世界语运动注入新的活力,同时也将积极推动包括亚洲在内的国际世界语运动的发展。


第 89 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于 2004 年在北京开幕。
Inaŭguro de la 89-a Universala Kongreso de Esperanto en Pekino, 2004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