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运文库

缅怀我尊敬的叶树滋老师

发布日期:2021-06-23 17:11
浏览次数:34
    尊敬的叶树滋老师和我们永别了。噩耗传来,我十分悲痛。
    在我们广东省世界语协会、广州市世界语协会,一些同志爱称呼叶树滋老师为“叶工”,因为他是高级工程师。而我一直称呼他为叶老师,因为他是我世界语入门的引路人。
    我少年时代听说过世界语,向往着学习世界语。但在信息十分闭塞的岁月,我的愿望曾经长久没有实现。
    1981年,我终于报名参加淮南世界语函授课程的学习。在此后一年,我凭着比较好的英语基础自学:没有听过世界语,没有说过世界语,靠感觉阅读和朗读世界语。
    1982年夏天,广东省市一批老世界语者开办世界语夜校,地址在广州市百灵路知用中学——我的母校。夜校离我家很近,得知这个消息,我欣喜若狂马上报名。
    当时接待我的是广州市世界语者中的老前辈李益三老师,他担任初级班老师。他让我对照课本念了几句,用世界语和我进行了简单的对话,然后说:你的世界语说得很好,发音很准,你不用学初级班了,直接进中级班。就这样我认识了任中级班教员的叶树滋老师。
    当时学习世界语是不少年轻人的追求,世界语夜校招生规模一度迅速扩张,夜校教员奇缺。开学不久刘坚校长找我谈话,要我担任初级班教师。我在中学教过英语,就爽快答应了。我同时又跟着叶树滋老师学习中级班课程。夜校规模一时间像吹气球似的扩大,才上了两三周的课,刘校长又安排我“升级”为中级班教员,也就是说当时世界语夜校两个中级班,我和叶树滋老师各负责一个班的教学。我作为虔诚的世界语者,又有着多年中学教学(含英语课教学)的经验,于是我大胆“接单”了。
当过教师的人都知道:你要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就要有一桶水。我深知当时自己没有“一桶水”,无非是先学生一步学习中级班的课程。于是我每次听叶树滋老师的课都很认真,而我的问题也特别多。课间休息或课后往往成了我向叶树滋老师请教的机会。对我所提的问题叶树滋老师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使我受益匪浅。叶树滋老师对学生没有一点架子,真正做到诲人不倦。我当年这个中级班教师既有自己努力自学的基础,更是叶树滋老师的提携带出来的。没有他就没有我入门后的进步。我永远感激他!

广东老世界语者合影,前排左起何国梁、刘坚、任泊生、曾倩仪、叶树滋

    在我印象中,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活跃在广东省(广州市)的世界语老前辈有王平(时任省邮电局工会主席)、董世扬(时任广州体育学院党委书记)、刘坚(时任广州外国语学校校长)、资深世界语者李益三等几位老同志,还有叶树滋老师。他们几位老前辈中数叶树滋老师世界语水平最高:听说读写样样具备。广东省(广州市)协会早期骨干基本都是叶树滋老师的学生。他无愧是广东省、广州市世协的奠基者之一。我一直很敬佩他!

广东省、广州市世界语协会早期工作会议

    我在世界语夜校兼职工作前后大概一年,在上述几位老前辈的领导下,参与广东省世界语协会、广州市世界语协会的组建工作。后来我调入中山大学工作,环境的变化使我不得不离开世界语夜校的岗位。但叶树滋老师和几位老前辈的教诲和榜样永远鼓舞着我前进。
    永远怀念尊敬的叶树滋老师!

(文/冯永孚 图/广东省世界语协会)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